【致敬不平凡護士】病人因病暴躁護士無辜承受怒火 疫情後付出逐漸被看見

2022-05-30     景之

【致敬不平凡護士】病人因病暴躁護士無辜承受怒火 疫情後付出逐漸被看見 「謝謝你,醫生。」許多病人在康復出院後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謝謝醫生,但你曾想過向細心照料你的護士說一聲謝謝嗎?

「很多病人會覺得自己康復,是因為醫生厲害,懂得對症下藥,卻將護士的服務視為理所當然,認為醫院必須安排人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們。」從業23年的阿松大醫院(Assunta Hospital)護士長暨敦陳禎祿護理學院(Tun Tan Cheng Lock College of Nursing)首席執行員江秋燕在訪問時透露,護士的付出經常被視為理所當然。「醫生因突髮狀況,無法如期前來巡房、手術推遲、飯菜太淡、心情不如意等,第一個罵的都是護士。雖然已經跟他們解釋,但他們還是不接受。」她感嘆,護士很多時候會莫名成為各種事情的「擋箭牌」,承受病人的怒火。

【致敬不平凡護士】病人因病暴躁護士無辜承受怒火 疫情後付出逐漸被看見 阿松大醫院護士長暨敦陳禎祿護理學院首席執行員江秋燕認為,在歷經一場疫情後,大眾似乎更能看見護士的付出。

偶爾病人因無法接受自己的身體狀況而亂發脾氣、丟東西等,護士也不能棄之不顧,而需陪伴對方直至情緒穩定為止,過程中經常需要忍受病人的謾罵。「他們可能會說:『你們這些沒用的人,出去!不想見到你們!』等,但他其實並不是真的要罵我們,只是情緒上接受不到自己的情況。」身為護士長,江秋燕能理解護士們無故承受不公對待的委屈。不過她認為,這樣的情況近年來因疫情而受到改善。

「以前我們會看到大部分病人都會謝謝醫生,鮮少提到護士,但現在慢慢在我們的面子書評價上,也會看到有病人說要感謝某某病房的護士,甚至是點名感謝某位護士,這樣的轉變是一種很大的進展!」她笑說,這樣的態度對護士來說是一種鼓舞,至少慢慢感受到自己的付出與努力有被看見,獲得病人的肯定。

【致敬不平凡護士】病人因病暴躁護士無辜承受怒火 疫情後付出逐漸被看見 護士的日常工作繁瑣,需要龐大的體力、耐心、精神和專注力才能勝任這份工作。 Advertisement

私立醫院平均缺20%護士

敦陳禎祿護士學院作為馬來西亞首家私立護士學院,從1961年來為國內各大醫院培訓了不少專業護士。江秋燕指出,高教部允許學院每學期招收80名護理學生,一年最多160名學生。往年因工作機會不多,不少家庭會鼓勵孩子選修護理科,但自6年前入學率逐漸降低,每年報讀的學生平均只有100人左右,而去年更下滑至不到50人。江秋燕認為這是後疫情時代的「後遺症」。疫情前,許多人在看待醫護工作者時,總是會認為是一門值得驕傲的專業,卻不曾想過在疫情爆發時,醫護人員是首當其衝站在前線抗疫的一員。「尤其這樣的情況維持了這麼長一段時間,許多家長不想讓孩子冒險。」

以往,學院培訓的護士學生跟大專生一樣,畢業後可隨意到其他醫院任職,但在意識到醫護人員人手短缺問題後,學院在2018年改為只培訓為阿松大醫院服務的護士。「以往我們都一直在為其他醫院培訓護士,但現在我們(阿松大醫院)的護士都不足了,所以就不能為其他人『供應』了。」這裡的護理課程學費全免,但必須在畢業後在阿松大醫院服務5至7年半,在確保學生未來出路的同時,也解決了人手短缺問題。在私立醫藥作業小組(Cawangan Kawalan Amalan Perubatan Swasta,簡稱CKAP)的規定下,私立醫院普通病房的醫護人員與病人比例必須是1:2,而加護病房是1:1。換句話說,一間病房若有20位病人,一天3個班次,就必須有30位醫護人員,當中有45%必須是助理護士。而加護病房的所有護士都必須是擁有專科護理資格(post basic)的護士。

【致敬不平凡護士】病人因病暴躁護士無辜承受怒火 疫情後付出逐漸被看見

因需嚴格遵守CKAP規定才能更新經營執照,阿松大醫院會以彈性調派人手的方式來解決問題。「偶爾,我們也會聘請擁有護士執照的自由工作者來值班,填補當天的人手問題。這些人都是曾經在醫院工作的護士,因各種原因離開,但願意以一星期工作幾天,朝九晚五的形式上班。」江秋燕直言,護士短缺問題並不是新鮮事,而各家私立醫院在看見這個問題後,也陸續設立自己的護理學院,包括雙威醫院、班台醫院、法蒂瑪醫院等。

對於公立醫院是否面臨人手不足問題,江秋燕並不清楚,但相對於私立領域,公立醫院的護士則不受CKAP的護病比(nurse–patient ratios)限制。她認為雖然一個病房內容納的病人人數較多,但每個病房都有不少醫療助理(MA)和實習醫生相助,可幫助減低工作量。

【致敬不平凡護士】病人因病暴躁護士無辜承受怒火 疫情後付出逐漸被看見

薪資與工作量造成護士流失

「一些護士會在組織家庭後選擇離開這個行業,因為想要有更穩定的工作時間,可以陪伴孩子。」她分享,對於這類護士媽媽,醫院會傾向以兼職形式聘請他們,配以固定的上班時間,以吸引她們前來上班。對於護士領域面臨人手不足,她認為基於兩大因素,一來是工作量太大,薪資不高;二來是護士形象不夠專業。擁有文憑資歷的護士入行薪資大約介於2000至2500令吉,而學士資歷的護士則在2500令吉或以上。

江秋燕表示,護士在入職後需要不停地修讀各種課程提升自己,自我增值才能得到更多升職的機會,而這也意味著加薪的機會。否則,按照每年加薪約150令吉的比例來計算,工作三年後,一般就會發現薪資無法符合生活開銷。加上護士工作量不低,且需輪班甚至是超時工作,並非人人能堅持得了。加上,市場對於私人看護及居家護理有極大的需求,因此吸引了不少護士轉為自由業者。「當然,也有一部分是外流到其他國家,賺取更高的收入。」

未完待續,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
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