藍志鋒:祖萊達退黨辭官的4個理由

2022-05-28     景之

藍志鋒:祖萊達退黨辭官的4個理由 祖萊達終於退出土團黨,她的退黨辭官不出奇,也不驚訝。

自去年,已有傳聞指祖萊達將出走,並且選擇一個多元種族的政黨為新家,而不是以單元的巫裔為主土團黨。

她在周四(5月26日)的宣布,結束各方猜測,有了明確的政治動向後,接下來的重點就是她的政治生存空間,還能撐得下去嗎?

祖萊達說,願意辭去原產業部長職,但依然支持首相依斯邁沙比里,她離開內閣已經沒有懸念,只不過依然留在支持在朝政府,而非重返在野陣線。

她的政治新歸宿是缺乏全國知名度的全民黨(PBM)。全民黨的立場是支持依斯邁政府,也對首相有信心。但是,依斯邁和巫統/國陣需要全民黨嗎?顯然沒這方面的強烈需求。

Advertisement

巫統和國陣不再一黨獨大,蛋糕縮小,資源縮水,自家人都不夠分,無法慷慨分享議席,除了一些黑區例外。

有者認為,國陣可透過全民黨紮根砂拉越,讓全民黨成為國陣的東馬代理人,參選和貢獻國席。

全民黨的前身是砂拉越工人黨,現任砂拉越如樓國會議員孫偉瑄就是全民黨的全國主席。他曾在泰益瑪目任砂首長時代擔任助理部長,被視為泰益瑪目的愛將。

孫偉瑄的父親孫志樺是上世紀90年代的砂拉越政壇領袖。孫志樺曾於1995年至1999年擔任一屆如樓國會議員。

孫志樺也在1991年至2001年期間擔任過兩屆加帛柏拉固(Pelagus)州議員。爾後,他讓路給兒子孫偉瑄競選柏拉固州議席,兒子在砂拉越達雅黨(PBDS)旗幟下,勝選兩屆。

回頭看看祖萊達的情況,若現在提呈和通過《反跳槽法令》,她肯定喪失國會議員資格,並且付出丟官,失去原產業部長職的代價。

我想,4大原因促使祖萊達選擇此時退黨和加入全民黨:

(1)避開即將提呈和通過的《反跳槽法令》。

一旦開始執行,她將失去議員資格,甚至是第一位在《反跳槽法令》下受對付的議員兼部長。這個衝擊非常大,足以斷送她的政治仕途。

(2)大選可能很快到來。

政壇已經盛傳,大選可能在未來4個月內舉行。若要跳船換陣營,動作要快,讓民眾有時間消化,時間不等人。

(3)土團黨已沒容身之處。

她與土團黨最高領導層的合作關係早已有裂痕,土團黨只是她的中途驛站。

她擔任房屋及地方政府期間,早前不斷盛傳她將成立新黨。去年杪,多位與祖萊達親近的前公正黨領袖成立全民黨,他們當中也有一些被視為是前阿茲敏陣營的人士。

祖萊達擔任房地部長期間被指,通過部門資源成立國家社區動力組織(PKN),作為日後離開土團黨的新平台,她的前政治秘書希茲萬在今年2月率領5萬名該組織成員加入全民黨。

同時期的2月傳出,土團黨最高理事的聊天群組已刪除祖萊達的名字。但,祖萊達否認退黨傳聞。

她在土團黨已經沒有政治未來,下屆大選也不會委派她上陣。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主動撤離,為自己開另一條路。既然離開是遲早之事,自己走好過被人趕。

(4)全民黨需要她。

全民黨在今年1月才宣布領導層陣容,主席是砂拉越的孫偉瑄,他是前公正黨砂拉越州主席,後來退黨成為支持當時還是首相的慕尤丁。其他領導層和骨幹領袖是親阿茲敏派系的前藍眼領袖,包括高級副主席鍾少雲。

儘管全民黨是多元種族的全國政黨,卻沒啥存在感。該黨參加3月的柔佛州選,派出4名候選人(包括副主席鍾少雲),不僅全軍覆沒,也全都失按櫃金。

全民黨極需一名重量級領袖加入和提供新元素,否則該黨將在殘酷競爭下被刷下,就算祖萊達入黨也未必能提振士氣。

全然全民黨是缺乏大咖的小黨,但卻有3名國會議員(孫偉瑄的如樓,鍾少雲的地不佬,以及祖萊達的安邦)和5名州議員,即雪州再也谷州議員哈妮扎(署理主席),霹靂文冬州議員西華蘇巴馬廉(高級副主席)、雪州士文達州議員達羅雅(婦女組主任)、霹靂雙溪古月州議員梁卓經(最高理事),以及霹靂端洛州議員楊祖強(財政)。

全民黨是祖萊達的政治第三春。她在第一春(公正黨)和第二春(土團黨)過得相當滋潤,擔任副主席和部長。如今選擇全民黨,她能撐起這個多元種族的政黨嗎?我有所保留,也不樂觀。

她兩次跳槽,從公正黨到土團黨,再從土團黨到全民黨,個人形象已經受損,來屆大選的勝算被削弱。身為3屆安邦國會議員,將在來屆大選是激戰,她沒太多優勢。

公正黨勢必收拾叛徒,重奪安邦國席;巫統也不放過它認為有勝算的國席。還有土團黨必然在伊黨支援下參選。

祖萊達的全民黨將卯足全力,捍衛有象徵意義的安邦。同時,也不排除,其他小黨和新黨湊熱鬧插上一腳。

來屆大選,祖萊達和安邦將是焦點戰區。

藍志鋒:祖萊達退黨辭官的4個理由

藍志鋒 電台的內容和新聞工作者

  • 鄭名烈:像極了畢業旅行的外交巡禮?
  • 歡迎祖萊達加入全民黨 梁卓經:基層士氣大振
  • 陸兆福諷祖萊達非常強大 任何人任相她都當部長
  • 需具才能領袖挑戰部長選區 阿都阿茲巴里獻意上陣打捫
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