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獨家】憂大馬越來越宗教化     西蒂卡欣: 政教分離國家才能繁榮

2022-05-25     景之

【獨家】憂大馬越來越宗教化     西蒂卡欣: 政教分離國家才能繁榮 人權律師兼社運分子西蒂卡欣表示,我國政治人物利用宗教牟取個人利益,將他們所認為的伊斯蘭教滲透到教育體系、甚至是國家治理中,使大馬的走向越來越宗教化,讓她感到非常憂心。

她接受《東方日報》專訪時告誡,「若我們再不清醒過來,我想10年間,這個國家將完蛋。」

「我看著這個國家正在走向何方,和我成長時不一樣,我不會說它越來越保守,保守沒有錯,但這個國家正走向塔利班化,我認為他們正在效仿阿拉伯人,他們認為若你看起來更像阿拉伯人,或者你說更多的阿拉伯語,那麼就會成為伊斯蘭教徒,這是胡說八道。」

「我不認同這一點,因為世界上有那麼多穆斯林,即使在中國也有穆斯林,作為一名大馬的馬來人,我越來越恐懼。除此,我還看見對少數族裔、原住民、非馬來人和窮人的壓迫,情況沒有好轉,反而每況愈下。」

「我作為一名律師,更多地關注法律,它的走向讓我很擔憂,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宗教和原住民課題上發聲,這就是人們認為我反伊斯蘭教、反馬來人的一點。我怎麼能反我自己的種族,即便說我是混血兒,我有華裔血統。」

Advertisement

西蒂卡欣不點名狠批,有政治人物嘗試以賦權穆斯林的名義,通過1965年伊斯蘭法庭(刑事權限)(355法令)修正案,但大多數馬來人並不知道這是什麼修正案,若他們知道肯定會震驚。

「我和馬來人談起,並向他們解釋(355法令修正案),他們也覺得若是那樣,他們也不同意。」

「這名政治人物為了自身利益操縱宗教且貪污,因為一名所謂的宗教領袖說,貪污在伊斯蘭刑事法(Hudud)下是不受懲罰的。」

「這當然不是真的,你知道貪污就是貪污,可蘭經也闡明,但他們得以操縱(馬來人)是因為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可蘭經、了解伊斯蘭教的真正教義?這是為什麼他們可以欺騙馬來人,說貪污是可以被接受的,這是錯的伊斯蘭教義教導,而數百萬馬來人信仰它。」

她表示,不要以為所有非馬來人都不會受到影響,「它慢慢地進入了你的範圍和生活,記住它最終會影響你。」

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於2015年首次提呈這個私人法案,即355法令修正案,以期擴大伊斯蘭刑事法的懲處權限至30年監禁、10萬令吉罰款以及鞭笞100下。

在現有355法令下,伊斯蘭法庭授權懲處穆斯林的權力是被限制的,即不能判處監禁超過3年,或是罰款超過5000令吉,或是鞭笞超過6鞭,或兩者兼施刑罰。

【獨家】憂大馬越來越宗教化     西蒂卡欣: 政教分離國家才能繁榮

西蒂卡欣表示,她和很多政治人物談過,卻沒有人敢給出不同的說法,因為他們不想讓多數人感到不安。

她提到,在70年代,由安華領導的大馬伊斯蘭青年組織(ABIM)在大學開始了伊斯蘭化運動,並相信其議程始終是一樣的,因此她不信任安華。

「若你直接問他是否認同世俗主義,他不會給予明確的答案,他不會譴責,實際上,我曾看過一封信,他是支持Hudud的。」

安華多年前曾向媒體表示,從公正黨和民聯的立場來看,他們是支持聯邦憲法的,但是作為穆斯林,他接受可蘭經,而其中闡明了Hudud。

談及她的打扮,西蒂卡欣表示,「我總是說要做最好的自己,不要模仿別人,我相信在伊斯蘭教,沒有必要遮住你的頭髮,可蘭經沒有談到頭髮,只是闡明禁止露出胸部。」

她指出,關於伊斯蘭教有很多詮釋,「所以我說,一旦是涉及信仰的,你無法說誰是誰非,將信仰留給個人,不涉及政治。」

她分享,曾和誠信黨主席莫哈末沙布談到被傳教士「統治」的課題,對方表示認同,因為他們獲得越來越多權力,政治人物容許他們這麼做,給他們面子和金錢,讓他們有很多機會公開表明他們是對的。

「聯邦憲法闡明,伊斯蘭教屬於蘇丹管轄範圍,我認為,聯邦政府甚至是州政府不應該涉及宗教管理,我認為當我們能夠真正地達到政教分離的那天,國家會繁榮,因為政府所做的每個政策是為了所有大馬人的利益。」

西蒂卡欣也說,大馬政治人物沒有表達出願意做出改變的政治意願,在印尼越來越進步的時候,我們卻落後了,並點出斯里蘭卡的情況其實與大馬很相像。

「政府傾向特定種族和信仰,同時,他們用這種言辭從斯里蘭卡人那裡榨取錢財,看看發生了什麼?若我們不改變,我們會去到那種地步。」

 

延伸閱讀:

自嘲是家中「黑羊」 西蒂卡欣自小就愛盤根究底

用藍眼旗幟上陣州選打臉希盟 西蒂卡欣曾建議火箭擺脫公正黨

西蒂卡欣:人民應選人不選黨 由相同理念者組建政府

  • 【獨家】西蒂卡欣:人民應選人不選黨  由相同理念者組建政府
  • 【獨家】用藍眼旗幟上陣州選打臉希盟 西蒂卡欣曾建議火箭擺脫公正黨
  • 【獨家】自嘲是家中「黑羊」 西蒂卡欣自小就愛盤根究底
  • 指南針是伊斯蘭文明發明? 西蒂卡欣批中一地理課本誤導


分享到